后洪斌
2019-05-26 06:05:21

几周前,成千上万的反堕胎倡导者访问了华盛顿特区,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生命之旅。 游行者在很多方面都有所不同:有男人,女人,老人和青少年,天主教徒,甚至还有来自人文主义者的生活。 他们共同的一点是他们坚信未出生的人类生命是神圣的,堕胎是错误的。

这些人中的大多数(至少是那些可以投票的人;大多数是青少年)可能部分或全部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总统,因为特朗普承诺制定有利于人生的政策和提名亲生活的法官。 当副总统迈克·彭斯发表演讲,提出富有同情心的生活方式时,他们都疯狂地欢呼。 他说:“我一直认为社会可以通过我们如何照顾最弱势群体,老年人,体弱者,残疾人和未出生者来判断。” “同情心正在克服便利。希望正在打败绝望。”

彭斯在引用圣经时说:“让所有人都明白你的温柔。” 让这种运动以爱而不是愤怒而闻名。让这种运动以怜悯而不是对抗着称。当涉及到内心问题时,没有什么比温柔更强大了。 便士继续说道,“为了治愈我们的土地,恢复生活文化,我们必须继续成为一个拥抱所有人,关心所有人的运动,并尊重每个人的尊严和价值。”

潘斯的演讲受到游行者的欢迎。 但是,对于那些对生活具有什么意义的更广泛的看法,对于那些对生活更加广泛的人来说,这似乎有点讽刺。

这些支持生命的倡导者之一是世界救济组织总裁斯科特·阿尔贝特(Scott Arbeiter),该组织帮助重新安置难民。 在纽约时报 ,他写道,他长期以来一直坚持自己的生活,但已经开始相信持这种观点需要更“成熟”的宣传。 他写道:“我必须'亲'为这个孩子所需要的一切,不仅要出生,还要蓬勃发展。”

Arbeiter说,支持生活意味着支持教育,支持就业,反核扩散和反企业贪婪。 Arbeiter最关注的问题是难民危机,特别是许多支持者制度,支持限制难民在美国重新定居的政策。

众所周知,特朗普已发布行政命令,暂停七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移民。 作为印第安纳州州长的迈克彭斯发布命令,暂停叙利亚难民在印第安纳州的重新安置,称他的“首要责任是保护印第安纳州人”。 美国地方法院法官和上诉法院都同意这是违宪的。

Arbeiter写道,“我理解我的许多邻居对安全问题的关注。但我怎么能要求我自己的绝对安全(我在生活的任何其他方面都没有想到或要求),而6500万人正在逃离恐怖主义,战争和迫害是生活的对立面?“

天主教徒可能认为这种说法是人类生活的“无缝服装”观点,这种观点认为内在的邪恶和社会弊病在道德上是等同的。 贫困,堕胎,移民,监禁 - 他们在道德上基本相同,因此都应该被贴上“生命”问题的标签。

但并非所有不公正都是一样的。 如果解决贫困或移民问题,善意的人可能会有所不同。 他们可能不会关注堕胎是否是一种内在的道德邪恶。

那么,拒绝让叙利亚和其他弱势难民进入美国就像支持堕胎一样吗? 并不是的。 堕胎每次都会破坏人的生命,而大多数未被允许进入美国的难民如果没有得到重新安置,即使在难民营或专制政权的条件恶劣的情况下也可能生活。 保护美国人免受恐怖主义侵害也可视为一种有利于生活的问题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走到一起。 正如Arbeiter所说,恐怖主义的可能性非常低。 他引用了卡托研究所的他写道:“一个美国人在一个难民的恐怖主义行为中丧生的可能性是每年36.6亿美元中的一个。”

Arbeiter总结道:“不知何故,我不愿意放弃真正的全力支持生命,以避免为我们的城市,一个无家可归,冷酷和不受欢迎的人腾出空间,为我的安全提供36.64亿美元。”

Daniel Allott是华盛顿考官的副评论编辑